媒體報道 網站首頁 / 新聞動態
為有色新業態培養“大國工匠”
編輯人:   時間:2016-03-18   點擊數:

7個小時,205家企業簽約了2497名學生。

湖南經視、紅網等十余家媒體紛紛報道——“企業進校園‘搶人’”。

細節也被披露:上市公司HR現場電話打到總部,要破格錄取中意學生;進班級“策反”,企業招聘上演“宮心計”……

動作讓人眼花繚亂,場面十分熱鬧。

在紛紛攘攘的“史上最難就業季”中,為什么這里風景獨好?

“為有色新業態培養大國工匠,上下同欲者勝。”面對媒體的追問,湖南有色金屬職業技術學院(以下簡稱“有色職院”)黨委書記許國強如是說。

為誰培養人?

——我們瞄著有色新業態

事實上,自2008年起,有色行業歷經8年低潮,市場低迷、部分產能過剩、企業關停,有色企業的日子不好過。

企業在苦苦支撐之余,無論是被迫或者主動,都在謀求轉型升級,進行結構性調整。

勞動用工改革以降低成本是企業調整的一個模式,工人輪崗放假、競爭上崗,甚至內部退養等。

那么問題來了,企業為什么一邊讓工人輪崗放假,一邊卻積極進校園高薪“搶人”?

道理其實簡單。許國強說,湖南是有色金屬大省,但由于工藝、技術落后,高技能型人才缺乏,這些資源優勢并未轉化為產品優勢和經濟優勢,不少資源還停留在賣初級產品的階段,產品的附加值低。所以,企業要加快技術進步的步伐,加大技術改造力度,大力引進高技能型的人才,以此來推進產品結構、技術結構調整,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,使湖南由有色資源大省向資源強省轉變。

因此,要避免學生“畢業等于失業”,有色職院必須明確自己的辦學定位,要清楚明白是為誰培養人。

當然,黨的教育方針政策講得很清楚,是為社會主義事業培養合格人才。而就有色職院辦學特色來講,現在全院教職工的思想統一,目標明確,就是為“有色新業態”培養人才。

那什么是“有色新業態”?

許國強說,具體而言,一是用先進的新工藝、新技術、新設備,取代傳統的“采選冶加”(采礦、選礦、冶金、加工)。譬如柿竹園鉍冶煉以前一直采用傳統的火法冶煉,直收率較低、勞動強度大。通過不斷探索,后面采用鉍礦漿電解濕法冶煉,獲得國家科技發明二等獎;然后又研制出鉍粒制造設備,并多次對反射爐改造,鉍年生產能力實現了翻番。這種鉬鉍等可浮、鉍硫混浮新工藝與CF-GY聯合法浮鎢新工藝相結合的辦法,被命名為“柿竹園法”。“柿竹園法”代表國內先進水平,代表選礦領域的新業態。

二是循環再生。根據湖南有色金屬行業“十三五”發展規劃,全省有色金屬要做成萬億產業,而有色金屬循環經濟產業主營業務收入要達到3000億元以上。主要包括:對低品位、難選冶礦及冶煉廢渣等的資源綜合利用;對歷史沉積的采礦廢石、選礦尾砂等的再生利用;對銅、鋁、鉛、鎢、鉬等再生金屬進行規模化利用。同時推進循環經濟“保稅區”、“無水港”建設,發展廢舊機電產品回收利用和大型廢舊金屬拆解回收利用產業。對礦產資源進行梯級開發和循環利用,構建集回收、拆解、加工、研發、交易為一體的有色金屬再生資源集散中心。

三是新材料及其開發和應用。隨著“中國制造2025”等重大戰略的實施,高端制造業對有色戰略性新材料需求巨大。這是有色金屬產業轉型升級的戰略性機遇。我省已有不少企業和研究院在這方面取得了初步成效,像湖南稀土院,依托國家863項目“超高純稀土金屬及合金環保制備技術”,目前已形成一條從上游初加工到下游深加工的完整產業鏈,其超高純稀土金屬及型材產品廣泛應用于光電子信息、核工業、照明等領域,產品銷往世界各地,代表了稀土領域的新業態。

四是有色金屬生產性服務業。開發有色金屬金融屬性,把生產性服務作為湖南有色產業轉型升級的一個制高點,將全省3000多家有色金屬企業和企業客戶導入線上開展貿易,建立統一的市場服務、資金結算、價格發布體系以及倉儲物流網絡,創新有色產業的新業態。2014年,湖南首個有色金屬電子交易平臺——湖南有色金屬交易平臺啟動運營。目前,全省有各類交易平臺幾十家。但由于多方面的原因,大型交易平臺尚未真正做起來。這個產業估值1500億元,也是有色新業態。

培養什么人?

——我們要培養的是“大國工匠”

第一步是解決為誰培養人,第二步則是明確培養什么人。

從有色職院高職院校的辦學功能來講,要讓她為行業培養科研精英,超出了其能力范疇。

而從有色新業態的新技術、新工藝、新設備、新材料、循環再生等屬性來看,肯定又要比普通的“流水線”高端。

事實上,今年的《政府工作報告》提出,“要大力弘揚工匠精神,厚植工匠文化,恪盡職業操守,崇尚精益求精,培育眾多‘中國工匠’,打造更多享譽世界的‘中國品牌’。”

有兩組數據:一是在日本,整個產業工人隊伍的高級技工占比40%,德國則達50%;而我國,這一比例僅為5%左右,全國高級技工缺口近1000萬人。二是德國8000萬人口打造出2300個世界名牌,其中30%以上的出口商品都是沒有競爭對手的獨家產品;而截至2012年,壽命超過200年的企業在日本有3146家,為全球之最。

一言以蔽之,凡工業強國必是工匠精神備受尊崇的國度。往大處說,“中國制造2025”離不開大國工匠;往小處說,圓珠筆芯和智能馬桶亦離不開大國工匠。

而作為“省部共建”的中國有色金屬工業高技能人才培養基地,有色職院要為行業培養大國工匠顯然責無旁貸。

如何培養?

——深度融入行業企業

“大國工匠”不是天上掉下來的,也不是清談館里聊出來的。

許國強說,要為有色新業態培養大國工匠,首先需要加深對有色行業、企業的認識和研究。“要當老師,先當學生。”

其次,要改革人才培養方案、課程體系、實習實訓體系。其實質,就是要進一步加強“校企合作”。

除了開展“訂單班”,在企業建立“實習實訓基地”外,還需要進一步加強與企業的溝通。學院教師定期到企業頂崗進修,了解新技術、新工藝、改進教學;邀請合作企業專家作為兼職教師來學院兼課;學院與企業共同制訂教學方案,共同培養技能人才。

最后,要培養大國工匠,必須深度融入行業、融入企業,有色職院應該責無旁貸地擔起這個歷史責任。

前段時間,有色職院與國家高新技術企業、TWI工業會員湖南九方焊接技術有限公司簽署戰略協議,聯合開啟“焊接技術與自動化專業”校企共建項目。

雙方從專業頂層設計與能力建設與企業進行深度融合,共同制訂《焊接技術及自動化專業人才培養方案》,共同開發適合現代焊接教學及培訓課程所需要的教科書、視頻等多媒體教材;開展焊接檢驗人才培養,探索國際國內檢驗檢測資質CWI/CSWIP/NDT等人員培養、培訓合作機制;共同舉辦或承接行業內有影響力的焊接技能大賽、學術講座、專業論壇等。

這僅僅是有色職院在校企深度融合的一個縮影。許國強說,有色職院將把握有色行業轉型升級的大勢,全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按照省委、省政府的指示精神,按照市場需求,明確發展目標,彰顯專業特色,扎實推進校企深度融合,為行業的轉型發展,為企業的結構調整,培養更多更好的具有大國工匠精神的高技能型人才。

(謝鵬 王子懿)

地址:株洲市云龍示范區職教大學城盤龍路88號

郵編:412006

電話:0731-22713089(院黨政辦公室)

0731-22713079 0731-22713066 0731-22713033(招生就業)

0731-22713070(培訓鑒定科研服務)

傳真:0731-22713000

  • 官方微信
  • 湖南教育政務網
版權信息:有色職院Copyright 2012-2013 前置審核編號:湘教QS4_201212_020021 ICP備案號:湘ICP備16006148號